關於部落格
  • 49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為了愛付出

趴在她床邊的男人被異樣的聲音驚醒,抬起了他的頭,噴湧出淚水,撕心地大喊: 「大夫,大夫,她醒了,她醒了…」 姍睜大了眼睛,看清楚了這個男人,眼窩深陷,面容憔悴,兩鬢泛白,皺紋刻在眉間。 姍看著他,親切在心裡瀰漫開來,「爸爸……」姍輕輕叫了聲。 男人愣了一下,猛然緊緊抱住了姍,哽咽著「你終於醒了,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四年了…」 淚水落在姍臉上。 姍的身體還很虛弱,美麗的臉顯得有些蒼白,對於從前的事情她想不起來, 從爸爸那裡知道了關於她的故事:她原來是家銀行的出納,有著很愛她的父母, 還有一個很愛她的男友,正在婚禮的前個月,銀行內部的保安起了歹心, 一天中午,在她和另一個同事值班的時候,持槍搶劫了銀行。 她和同事大聲呼救,被保安一人開了一槍,同事當場死亡,姍腹部中槍後 仍然和保安博鬥,糾纏中頭部咂到了窗台。 姍的手術整整做了六個小時,儘管極力搶救保住了她的性命,但是因為腦部 受到了強烈的撞擊,姍就再也沒醒來……姍的母親受了很大的刺激, 回家的路上被一輛貨車撞倒,帶著無限的牽掛和遺憾離開了人世。 幾年間,父親四處求醫,姍也輾轉來到了這個城市的醫院,但得到的結論都有 是一樣的:她醒來的機會幾乎是零,就算是醒來,智力也會像幾歲的孩子一樣。 父親對這個晴天霹靂的結果並沒有死心,他四處借錢,哪怕有一點點期望也不放棄。 為了籌措昂貴的醫藥費,他賣掉了家裡的房子,但是很快就所剩無幾。 為了早點治好姍,節省開支,他白天在建築工地揮汗如雨地幹活, 晚上就到醫院守著姍,餓了就喝開水就著饅頭充飢,困了就在姍的床邊打盹, 長期的營養不良和勞累也導致了身體的虛弱,但是他有信心, 他一定能等到姍睜開眼睛。 經過了一個月的康復治療後,姍出院了,只是說話還有點含糊, 還要在這個城市繼續呆下去,定期到醫院做複查治療。 父親帶著她租了一間房,白天照顧姍的生活,晚上等姍睡下去後 揀些瓶瓶罐罐的,好換來一點微薄的收入。 姍的氣色逐漸好了起來,並學會了自己穿衣、自己做飯。 父親給你買來了小學的課本,一點一點地教她,慢慢地, 姍能看書讀報了,並且吐字漸漸清晰。 複查的時候主治醫師驚訝不已,為了減輕他們的負擔, 答應要介紹姍到醫院來做清潔工。 命運之神終於慢慢的對姍露出了笑臉。 半年之後,姍的身體終於康復了,並且通過自學學會了很多知識,現在報了夜校, 她想找份好點的工作好好地報答她的父親。 她在醫院工作得很勤奮,工作之餘還幫助病人的家屬。 病人和家屬都很感激她,知道了她的遭遇後更加吹噓不已,讚歎他父親多麼的偉大, 有點老人更是淚漣漣地歎息:多好的孩子啊,真是命苦啊。姍總是微笑著說: 「命運對我已經夠好的了,起碼我現在還活著。」 溫柔善良的姍引起了一個叫凡的年輕醫生的好感,他深深被姍的精神所打動, 他開始暗暗關心起姍,知道了姍在學習,他就把自己以前的學習資料 全部搬到醫院給姍,還指導姍學習。 經過慢慢的接觸,姍也感覺到了凡的許多優點:幽默、善良、博學。 兩顆心慢慢貼近了,姍覺得幸福已經開始降臨了。又是一年過去了。 如果不是那天和凡一起上街,姍可能永遠這麼幸福下去。 情人節前一天,凡抑制不住的興奮,因為他決定明天就向珊求婚。 中午休息時間,凡和姍走在街頭,經過一家銀行,凡決定今天就去給姍 買一隻結婚鑽戒,他拉著姍快步走了進去。 銀行的人不是很多,姍康復之後一直沒去過,她記得父親總是帶她繞道而行。 大廳裡人很少,三兩個人辦理業務,姍四處看著,記憶深處的東西被觸動了, 她頭痛欲裂,卻控制不住地往下想,她記起了那次搶劫,但又從大腦裡消失了…… 姍眩暈了,軟軟地倒在了地上。 姍睜天眼睛,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裡,看見凡焦急的眼神。 凡握住她的手:「對不起,姍,我不該帶你去那裡。對不起……」 姍帶著凡回家,凡有點侷促不安。 父親應聲開門,一開門就緊張地抱住了姍:「姍姍,你去哪裡了,急死我了, 沒什麼事情吧,是不是又頭痛了,想不起來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…」 父親這時才看見姍旁邊緊張不已的凡,凡上前對他握了握手: 「伯父,你好,我是姍的同事。」 父親什麼話也沒說,轉身進了屋裡,凡拉著姍跟在後面。 在珊的小房間裡,凡真誠地對她父親說,希望能永遠和姍在一起, 以後就由他來照顧他們兩父女。 父親揮了揮手,半響後說:「你先回去吧,我考慮一下。」 送凡出門後,姍發現以父親的淚。他低低地問姍:「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這個男孩, 他可靠嗎?」姍望著自己的腳尖,點了點頭。 她聽見父親歎了口氣:「好吧,那你們準備結婚吧……」 一切都在進行著,姍的臉上整天掛著幸福的微笑,和凡看房子, 定傢俱,婚期漸漸臨近。 姍是在結婚前天的早上發現父親不見了的。 她原以為他去了工地,於是就像往常一樣父親放工回來,但是很遲了都不見父親。 在父親的桌子上,姍發現了一封信,她看到信封上寫著「姍姍親啟」。 她皺了皺眉頭,猶豫了一下後拆了信。 姍姍: 相信你此刻的心情一定很高興吧,因為你終於可以披上婚紗,幸福地過半生, 爸爸由衷地感到高興,曾幾何時,我也一樣有過和你一樣幸福的時刻,可惜是那樣的短暫。 你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,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了。只要你過得開心、幸福, 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快樂。我已經去了別的地方,我在你身邊只會給你增加負擔, 我不想這樣。凡是個好男人,我相信他能給你幸福,不要找我,我會在遠方給你祝福的。 曾經深愛你的爸爸志剛    珊手裡的信漸漸被她握緊,志剛,志剛,她依稀記起,志剛是她相戀了幾年的男友。 恢復記憶後,姍回到了家鄉,找到了自己居住的家,那是銀行的宿舍。 姍自小由於父母在一次車禍裡去世,後來經過自己的努力來到了這裡, 單位照顧她,破例分給了她一套房子。 出事後,單位沒有把姍的房子收回,他們都希望姍能重新醒來。 回到這裡,推開房門,迎面看見了他和志剛的結婚照, 照片裡的志剛年輕英俊,對著她笑。 天哪,總算看明白了,原來四年的艱辛竟然可以將容顏蒼老數十年, 姍的眼淚慢慢滑落,她感到自己的心被刀一點一點的刺破,心痛瀰漫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